大发直播

                                                        来源:大发直播
                                                        发稿时间:2020-09-23 07:33:14

                                                        吴嘉隆又在21日凌晨脸书发文表示,“我还在思考蔡英文的那句充满了悬疑的话,台湾有决心踏出关键的一步,背后可能涉及的场景到底是什么?”他发现柯拉克在19日离开台湾之后,台当局“驻美代表”萧美琴在20日就把她的推特头衔更改为“台湾驻美大使”。

                                                        另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鉴于台军与美军事实上的密切关系,我认为,蔡英文当局的这一举动,极有可能是跟美方沟通过的,甚至是得到了美方的支持与纵容的。假如是这样一种情况,那就意味着特朗普本人为了拉抬自己的选情,可能真的想在台海问题上搞点事。

                                                        那么,问题就来了,台军将“第一击”改称为“行使自卫反击权”,究竟是表达恶意还是善意?究竟是让台军的开火或开战指引变得更加清晰了还是更加模糊了?究竟是让台军对于前线将士的开火限制变得更为严格了还是更为随意了?

                                                        与会者包含退役海军上校许绵延、台湾工党主席晏扬清、中华炎黄文创教育经贸社团协会理事长魏国伟、高雄执业律师洪条根、中华全球华侨总会总会长李镕任、中国时报退休记者曾俊彰、台湾地方产业发展协会理事长黄愈丰、台湾妇女联合会理事长汤金华、高雄市经贸发展协会总干事蒋权瀚、台湾工党前主席谢正一、及数名旁听者共17人。

                                                        吴嘉隆20日先在脸书表示,柯拉克没有搭美国国徽的商务包机来台、将“美台经济与商业对话”改为重要性相对小的“前期对话”、与对外宣称出访主轴是参加李登辉追思礼拜的3个事实,他解读是“如果台面下有重大的交易要进行”,所以不想打草惊蛇。他直言,柯拉克会来台湾是有任务的,并指两个线索是台积电的创办人张忠谋在合照的时候,张忠谋居然站在蔡英文跟柯拉克的中间;另一个是蔡英文说“台湾有决心踏出关键的一步”。

                                                        “战争狂想曲—预告武统纪事”研讨工作坊20日于高雄前镇飞讯企业服务站召开,由台湾工党邀请民间人士参与讨论,交换意见讨论若台海发生冲突或战争时可能发生与需面对的情况,提醒社会注意认真思考战争的可能性。该研讨工作坊11日曾由海军军官校友会主办召开,不同上次邀请退休将领军官,这次参加对象换成民间人士。

                                                        直新闻:那你从哪些地方可以看出,台军修改规则将“第一击”改称为“行使自卫反击权”之后,两岸开战的几率会陡然攀升呢?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其实,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很多人都认为,至少在目前阶段两岸打不起来,是因为台军不久前明确出台了一条命令,也就是命令前线将士不得主动向大陆军队打出第一枪。这背后的潜台词就是,只有在大陆军人明确开了第一枪之后,台军才能打第二枪。同时我们也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及坚决不打第一枪但也坚决不让你打第二枪,也是解放军建军以来一直秉持的传统。那么,既然两岸军人都谨守规则,不向对方开出第一枪,那也就意味着,在正常情况下,不会有第一枪的出现,而只要第一枪不出现,也就意味着战争打不起来。我认为,这是非常简单明了的一个规则,中间没有任何模糊的地带,同时这也是非常管用的一个规则,近年来两岸虽然在政治上高度紧张甚至是在军事态势上剑拔弩张,但是,由于有了战术层面不开第一枪的限制,战争却始终打不起来。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注意到,对于这一举动,台军方的说法是,修改后的规则规定,必须要在对方有明显的敌对行为的情况下才能开火,这是为了避免两岸两军“擦枪走火”。也就是说,根据蔡英文当局自己的说法,这是在强化台军的"自我克制能力",表达所谓的善意。另外有岛内专家也认为,这一改动,有助于将台军的开火规则从原来的模糊状态变得更为清晰。

                                                        除了战争风险,美国也要考量到经济上是否可以承受与中国大陆全面脱钩,袁鹤龄指出,毕竟大陆目前已是全球第二经济体,尤其在美国近年奉行单边主义的情况下,中国正逐渐取得国际经贸合作的话语权,假如美中之间因为台美“建交”而决裂,美国的经济表现,很可能因此受到剧烈冲击,美国是否甘于顾此失彼?上述种种情境,都会影响美国政府面对台美“建交”倡议所做的决策。